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新聞頻道 >> 記憶往昔 >> 記憶珍藏 >> 正文

東北“光複”後撫順使用的加蓋郵票

來源:撫順七千年 2019/7/11 9:39:09  作者:徐洪 編輯:李丹  
[導讀]:1945年8月15日,日本投降,抗日戰爭勝利。在中國東北經營了十三年的僞滿洲國政府也隨之瓦解,東北三省重歸祖國版圖。1945年11月17日,中華郵政總局派員接管了僞政府郵政總局。成立了中華郵政總局駐長春辦事處,下轄遼甯、錦州、吉林、黑龍江和牡丹江等郵區...

  1945年8月15日,日本投降,抗日戰爭勝利。在中國東北經營了十三年的僞滿洲國政府也隨之瓦解,東北三省重歸祖國版圖。1945年11月17日,中華郵政總局派員接管了僞政府郵政總局。成立了中華郵政總局駐長春辦事處,下轄遼甯、錦州、吉林、黑龍江和牡丹江等郵區。

  但“光複”伊始,中華郵政業務尚處于恢複之中,郵票也來不及印制。爲滿足廣大用戶用郵的需求,東北地區各地大小郵局,各自爲政,將本局內作廢留存的僞滿郵票進行加蓋改值,作爲中華郵政郵票應急使用。導致加蓋形式五花八門,品種樣式紛繁複雜;甚至還有乘機私蓋牟利者。據統計,當年東北各地加蓋的郵票多達數百種,發行量累計二千多枚。 


  (圖一)

  當年作爲二等郵局的撫順郵政局,也曾利用僞滿郵票加蓋過一套兩枚的新政權郵票來應急,見圖一。這也是舊中國撫順局發行的唯一一套郵票。因數量很少不付所需,一些基層郵政所也仿照上邊作法私自加蓋。如東距市區30裏的營盤郵政所,也加蓋了一套七枚的新政權郵票應急。圖二則是貼該套票,于1949年5月19日由營盤原地寄往天津的傳統中式信封,尺寸85×215毫米。是目前發現唯一的極其罕見的撫順郵史品。 


(圖二)

  爲整頓過渡時期郵政秩序,解決東北地區急需各種面值郵票的現狀,中華郵政總局一面接管、改造僞滿郵政機構,一面加速籌劃發行新政權郵票。1946年2月,中央印制廠北平廠將僞新民版孫中山像郵票,用黑色六號鉛字加蓋“限東北貼用”字樣,又用五號宋體字加蓋東北流通券的新面值。供廣大人民群衆購買使用。這是東北光複後由中華郵政發行的第一套“東貼”郵票,全套五枚設50分(兩種)和1、2、4元共四種面值,如按原票用紙不同可詳分爲十種。《中華民國郵票目錄》編號爲“東北普11”。


(圖三)

  圖三這枚中式實寄封,尺寸爲100×195亳米,正面左上角貼“東北普11”中4元高面值郵票一枚,由撫順1946年12月16日航空寄上海,符合1946.10.1起平信2元+航空2元=4元的郵資標准。收信人章友三乃舊中國複旦大學最後一任校長、著名愛國人士、教育家章益先生。章友三當年曾與陳望道等掩護、解救進步師生,並爲新中國順利、完整地接收複旦大學做出過重大貢獻。當時撫順人能與章益校長書信交往,也增添了地方文史的品位。另外,無空港的撫順寄出的航空封存世極其罕少。

  受加蓋數量所限,第一套“東貼”郵票很快就供不應求。1946年4月份又由上海中華書局永甯印制廠,加蓋第二套限東北貼用郵票。原票利用庫存的三種香港版孫中山像、烈士像郵票,加蓋黑色六號楷體“限東北貼用”字樣,按原面值抵東北流通券郵資使用。這套郵票詳分1、3、5、10和20分五種面值,其中10分面值的有兩種原票,故全套應爲六種。《中華民國郵票目錄》編號爲“東北普12”。此後到了7月份,中華郵政專門印制的“東北普13”《北平中央一版孫中山像限東北貼用郵票》就正式發行了。

  既然發行了郵票,就一定會留下實寄封。但由于該套加蓋票發行數量少、售用時間僅三個月,筆者留意多年曾見過幾枚貼該票從沈陽、長春等地寄出的實寄封,卻一直沒有尋覓到從撫順寄出的。可有些事往往就是這樣,當你不經意時卻出現轉機。就在2018新年的前一日,上海某場郵品拍賣竟突然推出一枚貼全套“東北普12”郵票的實寄封!

  從該家郵拍公司網站下載圖片分析,該爲西式牛皮紙信封(圖四),尺寸128×58毫米。寄信人爲“遼甯撫順湯良輔”,收信人地址姓名爲“新疆迪化新市區經三路108號 王治戊”,郵政日戳爲沿用僞滿梳式右讀日戳,日期顯示35(1946)年4月25日/前(上午)6-4。正貼中華郵政加蓋的第二套“東貼”郵票全套六枚,合計郵資49分。查中華郵政東北地區國內郵資表(圖五)知:1946.2~1946.5.25,東北地區平寄國內各地的信函,每重20克的郵資爲50分。該封欠資1分,卻沒有欠資和補票的標志,仍繼續發往前途,正常抵達目的地進行投遞。封背面有迪化五月三日的落地日戳,曆時8天完成整個郵寄過程。 


  (圖四)

  至于該信件的寄收雙方,因無信箋考證,究竟屬于家書,還是商函、抑或文稿,現已無從知曉,但這已無所謂了。重要的是七十年前撫順寄新疆的實寄封,迄今僅發現此一例,而且是貼全套加蓋郵票的,實屬罕見。另外從寄信人湯良輔整齊工整地貼票來看,似乎他懂得集郵;4月25日或許就是該套郵票行用首日,也不是沒有可能的。若果真如此,該封又多出了一個“之最”,其郵史價值與集郵價值就顯得更加珍罕了。因爲關于該套郵票的發行日期,各版本文獻均只標注在4月份,確切日期一直存案待考。

  迪化即今天的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首府烏魯木奇市的舊稱。早在乾隆二十八(1673)年,乾隆率兵征服准噶爾汗國叛亂後,路經此地時賜名“新疆迪化”,意爲“開辟新的疆土、順導教化維吾爾人文明新風”之意。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,迪化被確定爲自治區的首府;1954年改爲烏魯木奇市。西北迪化相距東北撫順有三、四千公裏之遙,兩地間荒涼遙遠,加之戰亂和匪患,通信異常艱幸,多有阻斷。史上新疆與內地往來的函件,大多北走西伯利亞郵路,往返時長月余。而本封走國內郵路,郵程僅爲八天。這在本人接觸過的上百枚同類封中,算是比較快捷的了。也反映出東北光複後,通往西北沿途的社會秩序已趨于穩定的現實。  


  (圖五)

  七十多年前,東北大地剛剛從日寇鐵蹄下掙脫出來,中華郵政應急加蓋的“限東北貼用”郵票,數量本來就不多,又分配到東三省各大中城市,能輪到遼東小鎮撫順使用的能有多少?何況在政局動蕩、衣食不保的民國後期,廣大民衆用郵者很少,而經實寄使用、再保存下來的實寄封堪比鳳毛麟角。本文展示的這三枚實寄封,能經曆戰亂風蝕,在異鄉漂泊七十年後仍完好無損,實乃可賀可贊的幸事。其文物價值、集郵價值和收藏價值,就可想而知、勿庸贅述了。

  遺憾的是這後一件文物級的郵品,因遙望拍場鞭長莫及、委托人又因故未到場,終與心儀之品痛失交臂,未能使遊子重歸故裏,鑄就了剜心般遺憾!當然也希望持有者善待該品,或割愛轉讓更爲望盼。



分享到:

遼公網安備 21041102000001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