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新聞頻道 >> 文化撫順 >> 琥珀文苑 >> 正文

【街巷記憶征文】曹陽:記憶中的柳樹大街

來源:撫順七千年 2019/7/26 10:35:38  作者:曹陽 編輯:李丹  
[導讀]:柳樹大街位于今天的新撫區政府東側,屬于永安台街道的南台街。那裏孕育了我的童年、少年、青年……,我心中镌刻著許多難忘的記憶,這條時光流轉的大街也見證了無數美好的、痛苦的、悲傷的曆史。

  柳樹大街位于今天的新撫區政府東側,屬于永安台街道的南台街。那裏孕育了我的童年、少年、青年……,我心中镌刻著許多難忘的記憶,這條時光流轉的大街也見證了無數美好的、痛苦的、悲傷的曆史。

  南台柳樹大街,其實就是一條普通的柏油馬路。它東西長大約1500米,當時的街寬7、8米,街兩旁是人行步道,人行步道和柏油馬路之間是一排排有著幾十年的曆史的柳樹,每一棵樹的直徑都有1米左右。30多年前,按照當時的居民委和居民組的劃分,這條馬路是居民委和居民組的分界線。

  馬路南是四委三十一組,路北是四委三十組。盡管當時它有了自己的街名——南台街,但人們不習慣叫它的街名,而是常常以街兩旁的大柳樹作爲標志,習慣稱它爲柳樹大街。這裏的居民往來書信,如果寫:撫順市南台柳樹大街××委××組××收,郵遞員也會准確地把信送到收信人手中。再往柳樹大街的兩旁看,一幢幢既相似又有區別的日式二層小樓坐落在灌木叢後面,四委三十組共有八幢樓。

  柳樹大街,據說是日本侵略東北掠奪撫順的煤炭資源,爲一些有一定級別的侵略者和工程技術人員建造的。而設計者是日本著名建築院校即將畢業的大學生。所以,這八個樓既相似又有區別。解放以後,這些房子的主人發生了變化,居住的主要是領導幹部和高級知識分子。我們家居住一個樓的四分之一房子,家裏有爺爺、奶奶、父母、小叔和我們姐弟三人,這套房子是市政府分給爺爺的。

  爺爺一輩子從事教育工作,是當時教育界爲數不多的拿高薪的知識分子,父親是教育系統的一位領導幹部,母親是教師,奶奶從事家務,叔叔和我們在上學。由于街兩邊的樓房不是很高,馬路又是東西走向,所以滿街陽光燦爛。春天柳絮紛飛,夏天綠樹成蔭,秋天落葉飒飒,冬季紛紛雪飄。一年四季,景色雖有不同,但同樣美得如夢如幻。

  童年的我們無憂無慮,一年四季我們常常在這條馬路邊玩耍。有時用粉筆在路上畫上方格子,用來“跳房”;有時跳皮筋、扔口袋、踢鍵子;有時還在樹下捉迷藏。夏天的傍晚來臨,辛勤工作了一天的大人們吃過晚飯,會在樹下乘涼、聊天,我們會聚集在路燈下,抓一種叫“地喇咕”的蟲子,抓到了的興奮,沒抓到的也不泄氣。隨著家長的呼喚聲,我們才戀戀不舍地分開,各回各家,柳樹大街才歸于寂靜。

  冬天下雪了,我們會出來掃雪,把雪堆到一起,做成各種式樣的雪人。小朋友之間扔雪球、打“雪仗”,玩得特別開心。那時的汽車並不多,如果有一輛汽車從這條街上駛過,我們也會邊喊邊叫跟著跑一陣,直到筋疲力盡爲止。由于這條街上很少有汽車經過,我和我的同伴都是在這條街上學會了騎自行車。從“套裆”到“跨大梁”,28大自行車猶如腳下玩具,隨意馳飛。

  20世紀60年代末期到70年代中期,一到秋天,這條街就被賦予了新的功能——糧庫在這條街上晾曬玉米。白天,金黃的玉米在太陽的映照下閃閃發光,柳樹大街變成了一條金光大道;傍晚,糧庫工人把玉米裝在麻袋裏,並把裝滿的麻袋摞起來,這又爲我們提供了新的遊樂場地。麻袋垛之間,有互相追逐,有捉迷藏,十分開心。那時的我們,雖然年紀小,但是思想覺悟並不低。在遊戲的同時,我們也自覺肩負起看護糧食的重任,防止偷盜。那些年,玉米是我們主食,我們是吃著玉米面餅、喝著玉米粥長大的。那時候我們不敢想,多年之後玉米餅、玉米粥會淡出餐桌。

  歲月如梭,40多年過去了,這條街也發生了許多變化。路比以前加寬了許多,路兩旁的人行步道換上了新的步道磚,人行步道和柏油馬路之間的那些柳樹,被整齊的楊樹所替代;街路兩側的高大建築鱗次栉比,建築燈、路燈、裝飾燈更是讓人賞心悅目……。

  柳樹大街變了,變得更加美麗,更加現代。



分享到:

遼公網安備 21041102000001號